1. 主页 > X荟生活 >最后泰雅族文面国宝殒落 柯菊兰生前忧文化消失

最后泰雅族文面国宝殒落 柯菊兰生前忧文化消失

最后泰雅族文面国宝殒落 柯菊兰生前忧文化消失(中央社
她生前曾说,自己走了,泰雅族就没有文面人,叮咛族人要用文字记录下来,不要忘记「这是泰雅文化的一部分」。
原住民文面国宝凋零迅速,出生于苗栗县泰安乡天狗部落的柯菊兰今年初因肺炎住进加护病房,病情起起落落,此后进出医院频繁,今晨因多重器官衰竭过世,随后由苗栗市大千医院安排救护车,送回原乡老家,依原住民传统习俗办理丧葬事宜。
苗栗县政府原住民族事务中心指出,柯菊兰登记于民国12年出生,族人说她晚报户口5年,实际上应已超过百岁。
县府于民国105年将泰雅文面登录为无形文化资产,製作「荣耀的印记-泰雅文面」纪录片,记录当时仅存的泰雅文面国宝简玉英、柯菊兰2人生平及口述历史;107年初,简玉英逝世后,柯菊兰成为全国最后一位泰雅族文面国宝。
泰雅族人文面具有传统信仰与生命礼俗意义,代表着部落贞节、成年标记、英勇勤奋的记号,是个人能力与技艺的表徵,更有族群识别的符号功能,死后灵魂才能跨越彩虹桥与祖灵相聚。
苗栗县泰雅族原住民议员黄月娥今天接受中央社
随着岁月流逝,文面长者也日渐凋零,柯菊兰Yaki(泰雅族对婆婆、祖母尊称)离世,让她不捨「感觉我的文化不见了」。
苗栗县政府原民中心主任蒋意雄向中央社
当时柯菊兰也提到,「我们走了,就再没有文面人,如果没有文字纪录,未来一代一代出生的子孙就会像汉人一样分不出是泰雅人了」,显见她对传统文化消失的担忧。
柯菊兰约8岁时,由文面师偷偷替她在面部文上额文与颊文,但当时统治的日本政府禁止、没收文面师的工具后就没有文第2次,因此颜色较淡。
根据柯菊兰口述资料,文面时有人按住她的头髮、手臂和腿,甚至在她颈部套上带刺的Y形树枝,文面师用带有针的工具在她脸上敲打、清理血渍后在伤口涂上灰,过程花费一整天,整个脸都流血、肿了;文面那天,日本老师来家里看到,质疑她父亲,怎能如此折磨女儿?她说「但是如果没有文面,就会被送去与平地人一起生活」。
老年后的柯菊兰意识到,自己是少数留下来的「国宝」,然而慈祥的她,不希望子孙再继续文面,「那太痛苦了」,只希望人们能牢牢记住,这是属于泰雅文化的一部分。
柯菊兰也是拥有优美嗓音的古调传唱人,过去常以泰雅古调即兴作词演唱。
泰安乡长刘美兰先前接受中央社
柯菊兰晚年进出医院频繁,「去探望Yaki时,她都会感谢上帝的恩典,让她在世上有了这幺长的年岁」,刘美兰指出,柯菊兰也总不忘叮咛族人要坚强,不要忘记自己是泰雅的孩子、祖先的荣耀,族人晚辈对柯菊兰的勉励和期许都有很深刻印象。
蒋意雄表示,感谢泰雅文面国宝留下许多文面文化相关文字、影像纪录,透过她们的叙述,后人得以了解原住民传统,维持文面文化背后的民族核心价值。
文面是台湾原住民泛泰雅族的独特风俗,随着柯菊兰过世,全台原住民文面长者仅剩花莲县赛德克族的林智妹,她近年多居新北市由家人照顾。
(编辑:戴光育)1080914